典型案例A typical case
首页 > 典型案例
55年的申诉-究竟为何如此执着永不放弃 57权证之谜(13) 来源:黎元君  作者:黎元君    时间:2012-10-22
 

55年的申诉--究竟为何如此执着永不放弃 57权证之谜(13

黎元君

 

205号决定没收房屋一幢究竟为哪一幢?

 

图为41、43、45号同春医院临街市屋(门面)

 

 

图为同春医院45号里(通过45号市屋通道进入)的假三楼、平房、披屋

 

周祖伟先生在申诉状中对被没收的45号房屋一幢的理解为,同春医院45号里的假三楼,而不是45号临街的一幢楼。为什么是同春医院45号房屋里的假三楼呢?

1953125日原杭州市人民法院(52)财处字第205号所作的决定,决定仅对周思溥在中山北路45号假三楼300多平方(使用面积)房屋一幢予以没收(1953125日杭州市人民法院(52)财处字第205号决定书 。院长刘季青)。

对于周思溥在中山北路45号里平屋、披屋二处计81平方(使用面积)的房屋是原市人民法院所确认周思溥、盛贞娣的合法房产。1953125日原市人民法院通知:周思溥、盛贞娣原调解处分该房产各一半予以更正。

 1954315原市人民政府房地产管理处盖XX追加判处的公函。

 195479原市人民法院公函称:因房屋造价高于出押价值,再根据周思溥、周子豪出卖与陶仲侠之事实和卖方之经济情况,我院研究决定中山北路4143号房屋不予追缴没收,上述意见我院曾派丁XX同志与你处盖XX同志联系,你处也同意不再追缴没收,特再书面函复,以作参考。又关于中山北路45号本院1952年财处字第205号决定书是限于没收房屋部分,宅地不计在内,希你处接收时注意。  院长温玉明

1999528杭州市下城区房地产管理局信函称:座落在中山北路45号房屋,地籍162258#经查依据市人民法院一九五四年七月九日财处(52205判决,除中山北路41号、43号房屋已出卖不予追究没收外,其他所有房屋全部没收,但宅地不计在内,以目前来看不存在落实私房政策问题。

 下城区房地产管理局,将195479日原市人民法院的公函当作1953125日市法院(52205号判决决定书。公函当作判决是不适当的。该函中将‘限于’两字改变字句为‘所有’,将‘部分’两字改变为‘全部’。是对原市房地产管理处盖XX超权扩大没收财产错误理解。”

 

 周祖伟先生认为原杭州市房地产管理处承办人员在制作同春医院房屋示意图时,把45号市屋的一楼一底画为空地,其用意是同春医院不存在45号临街的一楼一底市屋。这样就可以把45号假三楼作为被没收财产予以没收。

 

 笔者理解周祖伟先生之所以把205号决定书决定没收45号房屋一幢为假三楼的意思表示来源。205号决定书决定的只是没收45号房屋一幢,而45号房屋的实际情况又不止一幢,而有两幢楼房、平房、披屋等。既然,205号决定书决定没收的仅仅是一幢,那即使205号决定是非常正确的,也不过是只没收45号房屋一幢嘛,那怎么会把45号市屋一幢、假三楼一幢、平房7间、披屋2间等房屋全部都没收了呢?

 

 再假设,执行人员把假三楼、平房7间、披屋2间等理解为45号房屋一幢理解为一幢房屋而没收,那也不能把45号市屋也给没收了呀?在实际的执行工作中,原杭州市房地产管理处经办人员怎么想到把45号市屋画成空地呢?这是否具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呢?

 

 从事房产管理的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是管理房屋的专业人员,知道房屋一幢的含义,为了避免周思溥先生提出异议而将45号市屋作了隐蔽处理;周祖伟先生长大后所看到的45号市屋也就是一个没有房屋的空地。

 

 这样的思维过程和实际的行为,使周祖伟先生确定205号决定书决定的没收范围是45号房屋里的假三楼一幢了。

 

 虽然,笔者是周祖伟先生的委托代理人,但也不能因此而不客观科学的分析案情。205号决定书的确没有指明是哪一幢45号房屋。下面我们再将205号决定书完整的复制一遍:

 

 杭州市人民法院对反革命罪犯(敌伪)财产处理决定书(1952年财处字第205号)

 

 被告周思靖(周思通)已执行死刑。

 

 查被告周思靖所有在杭中山北路45号房屋一幢经本院依法处理决定予以没收,特此通知。

 

                                     

                                      一九五三年一月二十五日

 

                                          

                                       院长刘季青

                                          

                                       审判员郭汉文

 

 笔者在前写道:“但奇怪的是,展现在笔者眼前的一份《房地所有权证》却是原杭州市人民政府市长、副市长于1957年9月颁发给周思溥的房地所有权证,宅地居然还坐落在中山北路45号。这与被没收的中山北路45号房屋一幢不是同一地点吗?”

 

 有些问题发生在当时、有些问题发生在1957年之后、有些问题发生在1957年以后的时间,按照周祖伟先生的观点,全部问题的根基是错误的将同春医院或周思溥的私有财产认定为周思靖的财产而造成的。

 

有些问题发生在当时是指没收范围的问题。例如,既然没收是45号房屋一幢,在当时就应当确定45号房屋一幢的概念及范围,实事求是地加以执行。这样可能不会造成55年的没收范围的异议。

 

有些问题发生在1957年之后的表述,是指在1957年颁发了45号房屋部分房地产所有权证之后发生了错误没收或者为发展有公民私房的问题。道理非常简单。既然205号决定书决定没收的是45号房屋一幢,当然就不包括45号房屋一幢以外的房屋等(尽管由原杭州市人民法院院长对45号房屋一幢的解释)。因此,原杭州市房地产管理处还是对不应当没收的45号房屋部分予以确权而颁发了房地场所有权证。

 

 

 

待续

文章评论:55年的申诉-究竟为何如此执着永不放弃 57权证之谜(13)
我要评论